猖獗的XX产业是如何剥削与被剥削的

前几天就有不少人一直圈我,让我说说某位视频博主说的事情到底对不对, 关注得久一点的人大致也能看得出有哪些方面说得有些信息偏差 ,那个视频其实方向是没错的,但是在找资料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信息差。

今年3月份, 人权律师和媒体业者组成的反XX组织【出演对策委员会】的时候,在正式提案说要对AX立法之后就放出了很多的烟雾弹,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媒体业者的加入,所以放出了很多“AX迫害女性”的信息,相同的事情在2017年也发生过,当时媒体业者甚至在新闻中说出了“每4个从业者中就有一个是被被迫出演”的信息。

所以这一次一口气放出来的信息也差不多,并且这些信息都是和【救济法】的相关信息绑在一起的,所以正常去搜索救济法或AX被害的资料,出来的基本上都是这些关于AX的负面信息。

而这些信息中,其实有非常多的信息是将2016年-2017年的新闻稿件再重新编辑一下,不能说这些新闻是假的,但这些新闻是旧的, 之前在做【强要事件】的时候也大致说过了,差不多就是“每年有多少人被害”、“被害人遭遇过多少非人道的对待”以及“XX不法分子的违法手段”等等,这个我们稍后再说,因为这里涉及到了很多的背景框架,我们先大致说一下这个“剥削”的背景。

首先就是

 X行业有没有像【HRN协会】说的那么黑暗?

对于这个事情我两年前是有找过很多相关的案件,也问了很多人,在这个事情上我尽量说得简单一点。

2015年,人权律师【伊藤和子】在打赢了一场2460万円的官司之后,在2016年以非政府组织人权协会的立场出了一份【强要报告书】递交到了众议院呼吁说要对XX行业进行立法,报告书中就列举了说近几年paps收到了一百多件强要求助,以及记录了十数件令人发指的案件经过,还有AX行业剥削、洗脑的手段,近期很火的那个视频找到的资料就是基于这份报告书衍生出来的资料。

这一份【报告书】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席卷了整个日本网络,于此同时呢,各方面的媒体也都在跟进报道,以及传到了2017年,甚至出现了各种“被害事件”和“经纪人良心谴责选择自曝行业内幕”的报道出来(实际上类似于XXC那套)。

当时有很多新闻媒体是做了一个舆论导向,将这个雪球越滚越大,而日本人实际上并不是很了解这个行业,大家对待这个行业的态度和眼光也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但是经由这么一导向,直接演变成了“十数万人请愿”,以及到最后出现了“内阁府门前游行”。

这个事件如果是真的肯定是非常恶劣的一件事,当时日本官方也成立了【对策小组】对xx行业的制作商和经纪公司进行调查。

实际上当时就成立了2个主要组织,第一个是由AX女演员及社会人士、人权律师、社会活动人士组成的【XX演员人权协会(AVAN)】,这是一个内部救助协会,先进行从业者内部受害情况的调查。

然后是半官方性质的【业界改革推进知识分子委员会】,由宪法学者、法律专家、映伦审查的前委员长等人组成的一个第三方机构,其中有个理事叫【河合幹雄】,是前日本警察学校的教官,前日本法务省刑事设施视察委员会的委员长,这些人来头都很大。

然后就由这些人去基于HRN给出的这份【报告书】去做调查,而当时所有持照经营的制作商、经纪公司都接受了调查,当时报告中是说了有一百多名受害者,但实际上有一大部分的受害者跟这些制作商并没有关联,此后这个对策小组又接到了一百多个“受害者”,对接了三个月后也出具了一份报告,报告中就说明了:

很多人说自己遭遇了强要,实际上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能下架自己的作品,她们只能借由HRN协会提出的【强要事件】,来声称自己是遭遇到了强要,最终的诉求是下架自己的视频,(资料出自【河合幹雄】2018年2月【AV出演強要問題】出演強要問題の裏のAV女優たちの声――「消してほしい」という切なる願い)

所以2018年才有了《5年合约》,也就是引退满5年后可无条件下架自己的作品,所以当时有那么多人出来控告自己的经纪公司和制作商,为什么后来反而都撤诉了,实际上就是这其中有很多人并不是真的遭受到了非自愿的出演,而是之前签署的是永久性授权,后来引退之后却没办法下架自己的作品,才说自己是被强要的。

当然,这其中肯定是有强要事件的发生的,当时就取缔了 很多家经纪公司,包括一个超300人规模的大手集团,而后也禁止了AX星探出现在街头,所以今年年初还有家大手经纪公司被查出来去了歌舞伎町招人,一样是被捕了。

也是经此一事之后,多了好几个监管AX行业的第三方机构,负责审核作品是否违规的【伦理协会】(目前主流有4家伦协),负责监督版权的IPPA,负责保障从业者的【AVAN】,负责监督经纪公司的经纪人协会【JPG】、【SPA】,以及负责监督全行业的【AV人权伦理机构(也就是2017年成立的对策小组)】。

就这几家机构实际上 都是作为一个第三方的角色在或监察或自查的角色,至于有没有效果我说了不算,至少近几年来,相继也抓了好几家经纪公司的翻车,都是该除名的除名,下架的下架。

另外就是HRN虽然没有在明面上指出AX行业和日本黑道相关,但是这个舆论是有往这边带的情况,关于AX行业和日本黑帮的关系比较难形容,早期这两方的关系是很暧昧的,尤其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但是这又涉及到了一些历史,在《排暴法》出来之后,AX行业和暴力团的关系就逐渐的偏离了暧昧,首先是新三大霸主(北都、SOD、PS)在集团化之后一直都不想再与暴力团相关的事情扯上关系,也很排斥和暴力团背景的经纪公司开展合作。

另一方面是AX市场的规模一直在缩减,一个几百亿日元的市场有数百家公司在做,而大企业又彼此抱团排斥暴力团,且市场也不再那么具备高收益,所以大型暴力团后来纷纷转型,小型暴力团也被排除在外,那段暧昧的关系也就停留在了21世纪初。

说起来很复杂,举个例子吧,就曾经有个准暴力团干部叫【松岛重】,后来就去AX行业当了导演,也做得还不错,还开了自己的经纪公司,后来就逐渐的淡出了AX市场,主要就是他之前有准暴力团干部的身份,逐渐的就被排除在市场之外,他那个经纪公司甚至都没能跟常规市场有合作。

而这个【松岛重】在脱离了AX行业之后又被从业者给举报了,起因就是当时某女优和某男优谈恋爱后被甩了,然后阿健出来给那男的撑场子,那女优就很生气,但是人家经纪公司就没法管这种事,于是就联系上了一个酒吧俱乐部的老板,让那个老板找人。

那老板就找到了【松岛重】,当时松岛重已经入了稻川会了,就带来个组员过来,然后联系了当时是男优协会会长的【森林原人】,说人家女孩子都提了引退了,渣男现在甩她得给点赔偿,这事你通知下,让那个渣男拿出100万円作为赔偿。

然后【森林原人】出了门就报警了,酒吧老板、松岛重以及带过去的组员全部被捕,恐吓敲诈坐实了。

结果这个【松岛重】刚放出来没多久,又有家经纪公司的老板联系他,说自家有个模特被人给挖了,希望他能去帮忙找个场子,然后松岛重又去了,把人约出来敲诈一顿,还拿了他的手表说当补偿,那人当场报警,连那个经纪公司老板一起被捕了。

就两件事大概也能看得出来,这个AX行业反而是不想跟黑帮扯上关系的,一扯上就会被联系成“勾结压榨”,当然这其中也确实是有一些公司是跟黑帮的关系有些暧昧的,也不仅仅是AX行业,日本的IT、金融、电影、地产、娱乐、风俗等等,都有一些公司是跟黑道关系比较暧昧的,当然这些再扯就远了,我们继续说这个新救济法。

这一次为什么要单独对一个行业针对性的立法呢?是不是这个行业做出了什么特别恶劣的事件呢?

其实真要说的话,从2018年到2022年这期间,并没有曝出过什么案件,包括在今年4~6月份,【出演对策委员】一直都在定性AX行业中有很多受害者,但是从人权律师手中到相关的新闻媒体报道中,并没有找出相关的受害者,像2016年HRN把【报告书】发出来,当时是有三四十起案件直接翻出来,也有相关的从业者,比如香西咲、星野飞鸟等等,她们是站出来说了自己是收到侵害的人。

而这一次,634个“被害人”是出现在人权律师口中,出现在部分媒体报道中,但是并没有找到更具体的信息,有那么几篇报道还是翻了下2017年的报道重新改下时间就当一起新案件,比如之前曝出某位18岁女孩在路边被人搭讪劝诱,但实际上她遇到的就是非法制作的地下作坊,但是地下作坊没被吊打,这个锅直接扔到了那些制作公司头上,其实这样的事情只要一报警,根本就不需要上升到人权律师协会去帮助的层面,就像我之前也提到了今年初有一家大型经纪公司在歌舞伎町向人推荐工作,老板和职员一起被捕了,这个本身就是违法行为,直接就能逮捕的,没理由不报警反而跑去找律师求助。

包括前几天,【天使萌】跟【伊藤和子】在网上的对擂也是这么回事,天使萌就一直追着伊藤和子说拿出证据,那最后也确实是没有证据

而最近三四个月关于这个【救济法】的讨论,基本上是围绕着一个“AX行业有很多受害人”的基础上去引导舆论的,在这个过程中,作为【人权论理机构】的理事【河合幹雄】也发了一篇很长的报告去说了【真实的情况】,其中也列明了合约的模板,制作的流程,第三方的监管方式,以及AVAN协会对每一份合约都有存底和审查制度。

报告也明确的说了,自人权论理机构成立以来,“在适正xx(指持照经营,接受监管的xx行业)”中几乎没有发生强要事件,2019年后就没再发生过。

【河合幹雄】写的这份报告跟“出演对策委员”出的报告是完全不一样的,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有个概念要搞清楚,就是【河合幹雄】说的是“接受监管的制作商和公司”,而“出演对策委员会”则是把“非法制作”的锅一并列入到xx行业中,也就是以某C2为主的卖家和同人制作。

问题是,某C2和同人制作本身就不接受监管,所以最终的矛头都是指向了这些接受监管接受审查的公司,这也是目前的一个矛盾点。

当然这个事情还有很多背景,比如说HRN为首的这些人权活动人士为什么要在这个时间段成了【出演对策委员会】并把矛头直指AX行业,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是全程在引导舆论的,原因应该也有很多人能够猜到。

在我看来他们并不是真的要提升AX行业的从业者待遇,就他们说的关于“AX行业有多黑暗”,然后却对风俗行业、陪酒行业的风险闭口不谈,本身AX行业一年撑死也就六七千人的规模,而风俗业、陪酒业一年是以万记的人员流动,不可能说现在 日本成年年龄下调,就一个AX行业会出现很多受害人,而风俗业、陪酒业这些行业就不会出状况吧,但实际上他们就是绕过了这些产业,然后集中一个点去说这个AX行业有很多受害者。

就【日本警察厅生活安全局保安课】在2021年公式的数据,风俗业中也有劝诱行为,也有不合理的合约,也有涉及到黑道的关系,而且这个是有数据的,但是在这一次说XX行业有多黑暗时,却从来都不提风俗业这些情况。

所以我一开始也说了,在某组织吊打某行业这件事上,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立场,某组织需要有一个理由来为部分人提升名声和成绩,需要完成一件“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的事情,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他们一开始就放出了很多的烟雾弹来植入AX行业中有很多受害者这个概念。

在这个过程中,【出演对策委员会】的人设是为了提AX行业从业者争取权利,为了防止有人被AX行业侵害,这个人设在大众面前是立住了,但是对于AX行业的从业者来说,其实真正侵害她们权利的,恰恰是这些打着要“保护她们”的人。

最近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从业者叫苦连天,说生存不下去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救济法”的通过,限制了她们的生存攻击,让她们赚钱变得更加困难,这也是为什么有从业者公开喊话,要求推动新法成立的议员要补偿她们的损失,因为这个救济法的成立,实际上是让这些人过得更加艰难。

所以在这些从业者的认知中,她们本来是做得好好的,却因为这一次针对性立法,导致了她们的工作被取消,在她们看来,剥削她们的不是AX行业,而是这个“救济法”。

如果真的提升了相关从业者的待遇问题,保护那些被剥削的人,那么为什么这些“被剥削的人”却要联名起来希望取消这个【救济法】呢?

在这个‘救济法’的问题上,实际上并没有听取相关从业者需要的是什么,也没有听取【人权论理机构】的意见,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出现了很多乌龙,反而挤压掉了中底层从业者的生存空间,所以现在这些从业者抱团起来,呼吁要废止这个救济法。

近期关于这个呼吁“新法废止希望”的势头也越来越大,然后这个【出演对策委员】就一直在喊话【人权论理机构】说要支持这个新法,不断的施压,原本他们一开始就绕过了【人权论理机构】的意见去推动这个事,然后现在反对声越来越大他们又要求【人权论理机构】要支持,这个其实也是蛮怪异的

当然这个事说得再多,那也是某个行业的事情,【出演对策委员会】推动了这个“救济法”有没有问题呢?站在AX行业从业者的角度是有问题的,因为没有结合从业者的真实情况就盖棺定论了。

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出演对策委员】推动这个事情的目的动机先不说吧,但是在人权活动家有个概念没说错,AX行业确实是在剥削女性。

AX行业是不是在剥削女性?

答案是肯定的,而且是逐渐加强了这个剥削的力度。

早在上世纪60年代,日本就开放了进口电影,当时的日本本土电影受到了市场冲击,在这样的市场下,就有人投机到了其他电影中,1962年,小林悟导演制作了一部以性为主题的低成本电影,叫《肉体市场》,此后就掀开了粉红电影的市场。

像日活、东映、松竹这些大制片厂,实际上在本土电影不景气的时候,都投入过粉红电影的制作,日活这家公司更是靠着粉红电影市场,在离倒闭就差临门一脚的情况下又翻盘了,不过当时这些仅限于地下流通,因为过不了映像伦理审查协会的审核,所以当时几家大型制片厂合计了下,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就做了自己的伦理协会自己审查,但是这几大巨头实际上也是排外的,这也就形成了一些个体小作坊入不了圈,继续做地下本,为了跟制作精良的大厂竞争,所以地下本的尺度和题材会更没有下限,这也就成了AX的前身。

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末,当时的成人杂志出版巨头入场成立了【宇宙企画】,AX行业也就由此拉开了序幕,而作为当时日本成人市场的大手子,【宇宙企画】是堂而皇之的成立的,然后在1982年正式开辟了AX的市场,原本当时【伦理协会】这种第三方审查机构还是能起到一定作用的,只是后来在1985年家用录像机的价格被打下来了,于是才出现了 AX市场的红利,也就是过不过审不重要了,只要有渠道购入就行。

而在这个过程中呢,其实不管是粉红电影还是AX,它的市场都是基于欲望和利益所衍生的,而满足了这个欲望就要有人承受这个欲望,但欲望是不会被满足的,人们只会想要得更多,所以演员也就要承受得更多,这一点在整个AX历史中也是能看得出来的。

早期【宇宙企画】成立时,创始人【山崎紀雄】的底线是比较高的,他给的工资足够的多,像是在培养偶像一样去包装演员,并且坚决抵制本番出演,在【山崎紀雄】那一代人眼中,AV女优的表演性质要比现在多得多,像今时今日某组织提议的“禁止出演类型”放在那时候的【宇宙企画】中,压根就不叫事,因为他们的理念也是这样的。

只是说消费市场是不存在满足的,上世纪80年代【宇宙企画】垄断了7成的市场,这必然会让人想要通过更极端的方式去撬动他们的市场,所以就有了后来的“本番”市场,这是一个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

所以我总说不要把某个奶飞出的日剧当作是真实历史,日本人并没有一个标准的价值观,他们总喜欢把什么事都搞得很励志,所以那部日剧是做了很多美化,将【村西透】做成一个英雄主义的角色,但我个人是很讨厌这个人的,他是一个搞营销很厉害的人,但是他的厉害是建立在一些不光彩的手段上的,也是因为这个人不断的鼓吹奔走,才将一个“以表演为主”的行业,变成了后来从业者要承受的更多的一个市场,一直到今时今日,【村西透】都觉得他开辟了一条大道,但实际上,他的成功是建立在有人为了他的成功献出了更多,承担了更多。

此后接连的几次市场变动,实际上每个年代AX行业中都出现了霸主级的制作商,为了撬动这些霸主的市场,那些从业者为了能赚得更多,也就要承受更多,所以从一开始的非本番,一直到后面各种各样花里胡哨的东西都出现了,在这个过程中,AX行业是一直都在剥削从业者的,因为它本身成立的契机就是剥削。

但是这个剥削,不仅仅只存在于AX行业,你放在这个行业来看是剥削,你放在其他行业来看也是剥削,与其说AX在剥削从业者,不如说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底层的人员都在被剥削,并不是个别行业出现了这种剥削,而是资本主义中存在着这样的市场,比如说雇佣方式。

日本的雇佣方式有很多种,分为正社员、非正式社员、派遣社员和兼职,正社员签的是不限期期合同,福利好,该交的保险该给的薪资都有,工作有保障,各项津贴也全,而且大部分是采用年功序列制,待得越久工资越高,年龄越大给的越多。

非正式职员则是只缴纳了强制要交的社会保险,签的是定期劳动合同,福利没正社员好,工作也没保障,这就有点像业界的专属制,合同期一到不能续上就要失业(业界实际上是以派遣社员为主,跟经纪公司签约,再派遣给制作商)。

根据2014年的数据,日本职场中非正式职工的占比是37.2%,几乎都是逐年递增的数据),八年过去了,尤其是近两年大环境影响,估计数据会更高。

同时又因而女性是职场弱势群体,非正式职工的比例只会更高,为什么说女性是职场弱势群体?因为政策给女性生育的补助和福利看似很多,但是这部分福利对于企业来说是损失的。

很多企业不喜欢找女性员工,原因也很现实,比如说某位女性高校毕业,在著名私企做了三年,员工福利确实好,保险津贴都很完善,但是一涉及到员工怀孕味道就变了,不断的催项目,不断的加工作量,最后就是逼着你主动请辞,然后给个N+3的薪资。

企业的心思不难理解,这个岗位只要一个人,一旦这个人怀孕了,产假、哺乳假期间另外找一个人,那之后休完假回来是不是就很难安置这个休假回来的人了,还有就是有了小孩的女性,尤其是单亲妈妈,家里没有其他人能支持,时间总是很紧,请假率高,加班率少,对于企业来说是人工成本的叠加支出,所以利用法律bug逼人请辞,那这算不算剥削?

实际上会出现【非正式雇佣制度】,这个制度出现的契机说白了也是基于剥削为目的才出现的。

在原视频中最后的结论说得非常好,在一个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社会中,女性的贫困和社会保障缺失,同样也能够逼良为娼,所谓的自愿,也不过是被消费文化说绑架的“自由”

这是一个很深的话题,原视频虽然在找资料的时候可能遇到了些烟雾弹讯息,但是这个结论总结是把整个AX行业的性质说到位了。

包括我之前做的很多内容,实际上反应出来的也是这个问题,以及纪实作家【中村淳彦】写过的关于实地走访上千名性产业工作者,说的都是女性为什么会被剥削。

其实就是因为“贫穷”,有些人十几岁就离家出走,父母也不管她,有些人考上大学,面临的是数百万上千万的助学贷款,有些人是在婚姻生活中体无完肤,还有一些人是一个人要养活一家人,这些故事都是真实发生的,人民文学出版社也出版过【中村淳彦】的书,感兴趣的可以自己去看一下,不过多描述。

就我们其实可以理解为,AX产业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给了“没有本事没有背景没有条件的女人”一个赚取高薪的机会,这个机会名义上是自愿的,但是这个“自愿”是被社会问题所绑架的,实际上这个产业非常的现实,当你没有其他的东西可卖的时候,你所谓的“自愿”其实已经被绑架了。

但这并不仅仅只是某个行业的问题,解决了这个行业,但是贫困、价值观等、社会保障等问题不解决,依然会出现其他的剥削市场。

就像目前AX行业中又分为2个脉络,一脉是以三大集团为主的【适正派】,也就是接受监管,有一个相对完善和成熟的流程,对于相关的从业者来说是更安全也更有保障,当然这个保障只是相对而言,经过40年的历史,【适正派】的规则更多,受监管也更全面。

还有一脉是【地下派】,也就是以某C2和同人制作为主的,不接受监管,不通过审查,有自己的平台和渠道,给的工资都很低,也没有保障,也没有什么下不下架的说法,对于这一脉,救济法其实并没有起到任何用处,因为发生过很多恶劣事件,未成年、报复性传播、街头劝诱等事件频出,包括前不久刚发生的【茨城23岁女生监禁死事件】

目前主要针对性的立法也只能限制这些【适正派】,而【地下派】本身就不接受监管,最后的情况大概率就是抢夺【适正派】的市场,反而是加大了对女性的剥削,所以这一次所谓的救济法,它能起到的作用实际上并不是很大。

说了这么多,大致上就是做一个补充吧,更详细的资料我之前也都写过相关的专栏,感兴趣的可以自行去了解下

业界资讯

【业界情报】秋叶原最美店员、老牌车商Max-a明年的希望、佐藤花兼职比赛! ~

2022-9-8 14:22:04

业界资讯

【业界情报】最新优优日常图集1215(园田美樱,羽咲美晴,水卜樱)

2022-9-8 22:22: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